adn-300原谅我的堕落

adn-300原谅我的堕落

我特传此方以救之。夫喘症多是伤肾,久嗽之人未有不伤肾者,以肺金不能生肾水,而肾气自伤也。

 一剂而恶寒自解,夫方中用桂、附似乎仍治少阴之肾,然而以参、术为君,仍是治脾而非治肾也。泻胃与大肠之风湿,而肾之风湿自去。

汗出而胃之津液自干,故口渴思水以救其内焚也。 一剂而汗止,十剂全愈。

肝气本急,怒则更急,急则血自难留,故一涌而出,往往有倾盆而吐者。治法补其三经之气,而胃气自旺,胃气旺而肿胀尽消。

今经数年不死,皮肤又不流血,岂是水臌之症?一剂而昏迷苏,再剂而痰涎化,三剂而厥逆回,则可生也,否则不可救矣。

用热药少止,片时而仍痛,其故何与?寒有不同也。一剂而上吐止,再剂而下闭通矣。

Leave a Reply